完本

与大明同行

时间:2019-08-10 12:16:23

状态:已完结

作者:醉寻芳

主角:朱植,老朱

在线阅读

经典小说《与大明同行》由醉寻芳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植,老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随后的几日里,朱植心烦意乱,那么大一笔宝钞太危险了,虽然还不会贬值那么快,但要短时间把这笔宝钞花出去却是很难。 大明的宝钞从洪武

《与大明同行》免费试读


随后的几日里,朱植心烦意乱,那么大一笔宝钞太危险了,虽然还不会贬值那么快,但要短时间把这笔宝钞花出去却是很难。

大明的宝钞从洪武八年开始发行,分上六等与下五等,上六等就是面额一贯到一百文;下五等是五十文到十文,开始一贯钞就是一千文钱或一两银子,但朝庭无体止的发行投向市场,却从不回收,用破烂的旧钞也被民间粘吧补吧继续用,所以宝钞一直贬值。

这年头做小宗货物生意一般是易物易物,大宗商品贸易你难道还去数钱?动不动十几大箱子铜钱,你得先每一串都数数有没有一千枚钱,尽管玩这种花样的人少,但不代表没有,然后还得再清点多少串,这是真的数钱数到手抽筋啊!

用宝钞就比较方便,数吧数吧就可以啦!但是因为贬值的问题,数额太大谁都担心不会要的,一般会一半钱一半钞支付,所以朱植这次是被很不厚道地坑了。

事情还没完,这天下午薛整从山东带回十万贯铜钱,五万贯宝钞及一些王府营建所需杂货,另带回招揽的三位士人。好吧!又见宝钞,朱植一听说简直要崩溃了,不过这慢慢处理吧,好歹有点现钱了,先见见人才更重要啊!

钱货卸上码头,徐元炳会安排送去广宁,这些不需要朱植操心,他仍是在行宫小院正堂接见薛整带回的三人。

经薛整介绍引见,一个与他上下年纪,长得身材高大微胖,肤色白净的叫宋星潮,是山东临清的粮布商,不过居然也有秀才功名,却没出仕,因为与同行竞争被排挤吃了点官司,年初才被释放出狱,但家族生意也被长房接管了。

朱植点点头表示记住,微笑道:“这么说宋先生现在是无业状态,但家里应该还有些产业生意在山东喽?”

“回殿下,正是如此,毕竟学生没到过辽东,不太清楚这边的情况,如果这边也能立业,随时可回去将属于自己的产业份额转给长房或三房,要做什么的话,本金还能拿出来一点。”宋星潮回道。

朱植笑了起来,他现在麾下正缺一个管钱的总掌事,便试探道:“这么说,宋先生的主业仍是经商,那有考虑过到王府来做事吗?只要你有能力,王府的钱财用度都可以交给你来打理,相当于王府的外务钱粮总管,这与你自己经商可不一样,如何?”

宋星潮一听大为惊奇,或许是薛整事先也没说太明白,他显然也没想到朱植说得这么直接,但这事不用说也是莫大的好处,仅就经商来说,背靠王府这个大靠山,官面上的事都好办了,有兴趣的话他可以自己参一点份子,没兴趣只管事的话也是个官了。

秀才虽然不比举人、进士,但也可以入仕,只是一般只能从小吏或杂流官做起,这样宋星潮就看不上了,但管王府外的所有钱粮开支,哪怕没什么正式官职,但权大管的钱多啊!更重要的是辽王这个金大腿。

“殿下诚恳聘请,学生虽是士子,却做着商人的事,这本不该推辞,但此事重大,可否容学生四下看看,考虑几日?”宋星潮已经意动,不过这种事答应容易,却不能反悔的,反以慎重一下是必须的。

朱植点点头,知道这个宋星潮大概差不多了,但能力如何得以观后效。而另两个年轻一点也有三十余岁,都是童生,看衣着不太像是家境不好,可能是八股文不行,这年头科举是很严的,从北宋八股文体初出现,到现在也没多少范文可供学习参考,所以很多士人本来才学不错,但就是考不上。

“不知这二位先生如何称呼呢?也是临清人吗?”朱植语气温和地问。

其中那名身材瘦长,黑脸蓄着淡须的士人回道:“学生萧吾良,可当不得殿下呼为先生,不过学生与这位好友霍庄都是徐州人,也是遇上薛先生一番交谈才认识的,走科场到这个年纪了希望已经不大,正好薛先生一意邀请,学生也就跟着来看看情况。”

“那么你们乘海船过来应该看到在建码头、在新筑盘锦城了吧?这边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但缺的就是各类型能实干的人才啊!当然了,你们既然来了那还是在此做事比较好,王府给不了你们高位,但合适的职事薪俸绝对有,在你们愿意的情况下也可以举荐给朝庭,你们看怎么样?”朱植也不废话,打算来多少录用多少。

或许是之前宋星潮没直接同意,这让萧吾良也有点纠结,不过另一人霍庄没找到机会说话,这时却直爽多了,笑道:“学生也不求别的,就混殿下一份优厚的薪俸吧!”

这下萧吾良也不好犹疑于色,跟着同意下来。朱植便让这三人先随着薛整了解一下广宁的各项工程,待看哪里急用人再调过去管事不迟。

薛整带着三人下去安排好食宿问题,也就回来汇报山东之行的事了。山东关内建几处货栈以便往南京供货并接收货款,这个还是比较容易的,另外情报线也顺势搭了个架子,祝友涓还在济南,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听完朱植所说凌靖元与李子明到大宁行商带回全是宝钞的事,薛整倒是不以为意,认为这个可以用得出去,虽确实如此,但压手的宝钞真的太多,分散小批花用也有点亏。

如今内事有薛整,外事有徐元炳等人,朱植总算从这些琐事中解脱,可以专心训练士兵了。盘山这边原只有个千户所,校场太小,一卫五千六百士兵又不能拉太远,每天要出工,或者出海到平壤去拉粮,训练就早晚在井盐作坊北面的旷野平地上进行。

士兵本就来源于卫所和运军这些,又不是垛集抽调的普通村汉,队列刀、枪、弓箭、镗耙等武器都熟,但海船上作战不太一样,好在有戚斌、陈彦寿、黄公保这三个得力军官讲解带队,事情就容易多了,不然朱植对海战也不太了解,他连骑射都很一般,现在拼命练习,倒也越精进就练得越有劲头。

到五月底,双台子河南岸的河堤基本完工,接下来就是河堤斜坡上种点草和树什么的,一队千余士兵带着锄头去辽河套内找到双台子河与辽河交汇口处一点点掘开拦水坝,等积水放缓再疏通挖深一次,双台子河就这样被提前一个多月治下来了。

但这才第一步,接下来的饶阳河工程量不大,今年就可以治好,蛤蜊河要看水位情况是否能填堵,否则辽河就顶不住,海州卫的东昌堡、牛庄驿那边得被洪水淹啦。

朝庭办事也真慢,到这个时候终于有礼部仪制司郎中王端、司礼监右监丞祁大有率两千羽林卫缇骑,携带斟合牌从登州乘辽海水师的船队到了金州,遇上戚斌率船队从平壤拉粮,便让他带回了老朱给朱植的一封手札,另有两万石户部从地方拔付的粮食,还有老朱拔了三万贯钱,这倒是个意外之喜。

手札嘛,既不算正式的旨意,自然也不算诏书,更多是皇帝给亲近的人发的信件一样。朱植打开一看顿时哭笑不得,老朱手札的大体意思就是:

你小子都说了要经营辽河套,现在就想甩锅那哪行呢?什么?你竟敢擅自派使去朝鲜?还巧言狡辩说什么抽空朝鲜的战略储备,话说朝鲜真有那么多粮食吗?

你这叫私自与外番易货,你到底懂不懂是什么罪名?你小子有胆就像秦王一样偷偷地做,上报给老朱我干什么啊!你信不信只要老朱我一松口,就有无数朝臣的弹颏奏章淹死你啊?

看在你去年的仗打得还行,又借调朝鲜的粮食,今年急着替朝庭还,老朱我就不计较啦,既然你如此恰到好处地把朝鲜使者挡了回去,还说要送端明翁主进京,结果却没有送,八成你小子看上了吧?赏你做侧妃得了,老朱我特地派内外各一个正五品官来册封,你不要再犯错,好好做事!

老朱我给你颁发的《永鉴录》,你小子一定要好好看,多揣摩一下其中精义,否则将来可别后悔老朱我没教你怎么做个好王爷!

啥?西阳哈要来归附?这真是磕睡遇到枕头啦,这回他可逃不了,卫所推进到辽东腹地有希望啦!为嘛辽东都司上奏了,你小子却不置一词,莫非不看好?快给老朱我回话!

赏钱就行了,干啥赏什么侧妃啊,那才十二岁,能看不能吃有啥用?

朱植看完基本是白话文的手札有点好笑,不过一想也就明白了,广宁、盘山这一带工程越搞越大,老朱是出了钱的自然想要看看到底做得怎么样了,这次说是来册封侧妃,但肯定也是要验收一下工程量,顺便考察一下辽河套的。

不过王端和祁大有要先去辽阳,朱植就还有四五天时间准备,到时带他们到盘山进河海口看看,然后撑小船钻进辽河套洪泛区内一游,他们就会知道自己这一年半可不容易啊。

完本

与大明同行

时间:2019-08-10 12:16:23

状态:已完结

作者:醉寻芳

主角:朱植,老朱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