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

捉星宿

时间:2019-08-04 18:03:56

状态:已完结

作者:鱼火天空

主角:符箓,鱼火客

在线阅读

独家完整版小说《捉星宿》是鱼火天空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符箓,鱼火客,书中主要讲述了:话说田劈疆甫一进入“两庭间”,就粗鲁地将跟来的鱼火客晾在正厅“不管”了。他转个身来到正厅后一间厢房门前,“嘎吱”一声推开门,走了进

《捉星宿》免费试读


话说田劈疆甫一进入“两庭间”,就粗鲁地将跟来的鱼火客晾在正厅“不管”了。

他转个身来到正厅后一间厢房门前,“嘎吱”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随手关上门,重转过身子的他,抬起眸子习惯性地打量了一圈房间,表情竟微微一怔,有一瞬间的愣神。

这一间房,着实不小!粗粗一看,约莫五六丈长、宽。

屋子里除开靠窗的两列桌椅案几,正中是一张小圆桌和一些茶具。内里,一张空荡荡的雕花木床,细腻的螺纹纱帐垂在两侧。床头小圆凳上立了一盏红彤彤的灯罩。淡淡红光辐射开,和房间四壁挂着的数盏油灯射出的灰白的光,交相辉映。这些黄的、白的光彼此渗透、缠绕,挤满了这间大房子。

然而,它们并非唯一挤满房间的东西。只见,屋子里左右两列窗格下的案几上,陈设了十二盆土陶质地的小盆子,里面蓊蓊郁郁,栽满了细细长长的一种绿色植物。略夹杂了一丝灰褐色的茎秆,浓绿的叶片,惨白惨白的一朵朵小花,缀满枝头。小白花有的八瓣、有的十二瓣,最多的是九瓣,都长了紫红色花心。房间窗格紧闭,此刻无一丝一毫微风,但它们禁不住寂寞似的,弹出一道道浸人心脾的馨香,娇媚地刺激着人的嗅觉……和那些扭捏造作的光一样,这香,也放肆地塞满了这间大房子。

这花香,说浓,怎也闻不够,说淡,却始终萦绕人鼻端不去,属实独特。这些貌似寻常,却耐看又不凡的小白花,正是大名鼎鼎的天女木兰。

合上房门,田劈疆径直朝房中左侧一面等人高的铜镜走去。镜子右侧,靠着雕花木床,是一个大衣柜。“嘎吱”一声,他拉开衣柜,看着柜中叠好的一套套的衣服,整整齐齐……他眸子一怔,竟呆了呆。这稍微有点奇怪。眼下收拾得整齐、素净的衣柜,和他那英武大男儿的身份,颇不匹配。可眼前就是如此一个情形。这是一个小小的谜。

略一沉吟,他自柜子深处取出了一套黑灰色的薄薄绸衣。

这一夜,他奔波劳碌,又潜水,又爬洞,满身泥垢。不消说,他做这些,乃预备更换掉污秽的一身脏衣服。

铜镜里,湿哒哒的衣服贴合在他身上,他颀长伟岸的身段,经此“镜相”的加持、模糊、提炼,更立体,更挺拔了。

“啪”一声,他拉开腰间汗巾,一个,又一个,接着开始解衣服的细绳排扣。

他动作并不慢。可,他这刻站在朦朦胧胧的铜镜边。他做一个动作,镜子里也有一个;他做两个动作,满室就有了四个。他衣襟从上至下,斜着列了九颗细绳排扣,加上镜子里的“他”,他“需要”解开二九一十八颗细绳排扣,才能“忙”完,颇有点“慢腾腾”的感觉……

随着他解绳扣,换中衣,衫子,霎时,仿若室内有两个他在更衣。

一个在衣柜旁,是真的他。

一个在铜镜里,是真的他——镜中的影。

要说哪一个他更俊朗。这实是一道难解的谜题。真的他,动作娴熟、利落、有序。

镜子里那模糊的“他”,虽“有样学样”,紧跟他动作,不落后一丝一毫,却别有另一番滋味。那个“他”,既是模糊又是个性的……他抬臂时,那个“他”,因模糊,则是抬起一道臂膀的白白的光;他转身时,那个“他”,因模糊,则是转起一圈灰灰又黑黑的影。

那个“他”,终究不是他……

他似乎也“察觉”了,转身,头一回去盯看铜镜里那个“他”。

正面对上大铜镜,不知何时,他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一条黑黑的绸带子。

照着铜镜,已换毕衣衫,扣紧细绳排扣,扎牢汗巾的他,挽起黑绸带,直往额头系去。

也许平常时候换衣,他并不扎头带的,这回,不知怎的要多此一举……所以,换衣至此时,他一贯娴熟的动作忽笨拙起来,扎了二回,那黑绸带还是歪歪扭扭,霎时他也有点无奈了。

“我来帮你罢,四公子。”

铜镜里,突的迎面走来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绝对当得起美人称号的女人。

不,不是铜镜里,是他背后……

奇异的是,她唤他“四公子”而不是“太子”,这很不寻常……

这女人一袭简单至极的白裙,头上梳一个歪把式,且披了至腰部位置的长发,聘聘婷婷走了来。随着她走动,她如墨的长发,因飘动,有几丝“乱糟糟”搭在了她面颊上,若隐若现,衬得她尖尖的瓜子脸,愈窄小了,也愈楚楚可怜。她那小脸蛋,堪堪够一个男人一只掌心去握举。她很白,这白,不似天女木兰那种惨惨的白,而是一种白里透红的白,使得她细腻的肤质完美呈现,仿若香香的、甜甜的、黏黏的蜜,叫人看一眼,就要吞口水。她挺丰腴的,却让人感受不到一丁点肥胖,对了,她只是前凸后翘而已,原本就和肥胖毫不相干。

眨眼间,身材火辣、清纯面孔的她,已步子轻轻地靠近了他。

他转身,苦笑:“怎惊动春娘了。”

“四公子你今夜凭得晚了些,往常时候早来换衣服了的。”春娘极自然地接过他手中黑绸带,扭头一望,瞧去了镜中。

“咦?”她本应该立即为他扎头带的,却“食言”了,动作忽的凝滞下来,还发出奇奇怪怪的质疑之声。

可他却只是笑。

她当即自我解惑道:“唔,四公子今夜好似很开心哩!”

他点头:“不错!因为今夜我有大收获!”

他对她,并不以“本宫”自居。足见他与她关系匪浅。事实上,这乃一间寝房,她无端出现,大大方方和他共处一室,也足够说明问题了。显然,他二人间必有秘密。

她恍然大悟地“哦”一声,盈盈笑道:“这样啊……怪不得。”

接着她极轻柔抚上他额头,将黑绸带从左至右绕过,到脑后了,“卜、卜”两声,一瞬间帮他系好了。

然,这样贴近他,她并不失了自爱,逾越男女的界限。扎完绸带,她立即规规矩矩撤下一双手,还识趣地退后一个步子,小心翼翼拉开她与他之间暧昧的距离。

靠近他,他的气息那样强烈,她心慌慌。她知的,她有让男人不可抵挡的女人的独有气味。她不是个浑人,深深懂得,她、他,他们身上散发的这两种味道,万不敢轻易碰撞、混合……

垂下臂膀,保持安全距离后,她站一旁,柔柔地道:“四公子快与春娘说说,究竟是什么大收获叫你如此开怀,让我也乐乐。你知的,这里可闷了……”

也许,她也察觉,他亦心猿意马……刚才为他扎黑绸带,她是临时起意,并非故意逗引。然,现下想来,终究不妥。故,这刻她略有一丝自责,就索性逃避起来,赶紧打岔,叫他给她讲传奇之事,转移彼此注意力。

他不自然地摸摸鼻头,简直不敢看她,短短地笑一声道:“春娘你仔细瞧,我今夜换的衣服有什么不同?”

她本能抬头,凝眸朝镜中打量,看了一会儿,她撤回镜子里疑惑的目光,盯看起他镜子外真实的血肉之躯,最终,眸子落在他新换上的一袭黑衣上。

她摇摇脑袋,不解道:“咦?四公子今夜怎一袭黑衣出去,回来又换上一袭黑衣。难道打算再出去?”

他“嗯”一声,点头。

她盯看着他额头的绸带,试探道:“唔,让我猜猜,看四公子这额上扎的绸带,难道与此有关……呀!如此严阵以待,叫人好紧张哩。莫非,乃是去做一件什么大事?四公子往日可从不曾这样打扮哩。”

她看看他,又看看他那绸带,眸子在他身上翻来翻去。便是她乃一普通女子,这样含情脉脉注视一个大男儿,那也是极暧昧的,何况,她那样美,那样温柔似水……

她眸子又看去了镜中。镜子里,他正回视她,还点了点头。

她听他道:“春娘,可还记得我曾答应过你,定除了你的‘病气’,治好你。”

她“嗯”一声,赶紧道:“你有法子了?”

他用力点了点头。

得到他肯定的答复,她一时怔住,呆呆的,好似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半晌,她深呼吸一口气,慢慢镇定下来。这间房,满室幽香,触目皆是那天女木兰。看着这些花,闻着鼻端不间断传来的花香,她一时无限感慨……

原来,她即是一个出自“坐坛府”的坐坛女。偶尔的一个机会,被田劈疆救下,匿藏在了这空天水榭。已愈半年之久。

话说田劈疆为何会救下她?还藏起她,更如此费尽心机,要救她,要除去她那所谓的“病气”?不错,她的确是美得沉鱼落雁,叫一个男儿为她付出,属实有这先天的实力。然而田劈疆为她做那许多,并非这肤浅的原因。

五年前,齐燕两国秘密结盟,田辟疆以质子之身屈居燕国,被放置在了这大燕“三都”之一的“燕中都”——易城。

出生帝王家,田劈疆可不是个普通纨绔,在齐国时,他师从东周列国第一奇人邹衍,学了不少真本事,是个有绝技傍身的真正的武士。

因他不是俗流,故燕王特事特办,并不以普通燕兵看守他,而是不知从何处觅来一众红毛野人,以此禁锢他。对此,他很快便适应。这些红毛野人,个个实力强悍,加之人多势众,他正面强怼不过,暗地里,他做点小动作,他们亦拿他没办法。譬如,先前在那水榭外墙一角,他开辟了一个机关洞口,凭那机关,他偶尔便溜出水榭“厮混”,多年来,还挺潇洒。

乌飞兔走,不知不觉几年过去了,他和红毛野人间倒也相安无事。

就在他安安静静捱着日子,等着他父王来接他回齐境,

完本

捉星宿

时间:2019-08-04 18:03:56

状态:已完结

作者:鱼火天空

主角:符箓,鱼火客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