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

捉星宿

时间:2019-08-04 18:03:49

状态:已完结

作者:鱼火天空

主角:符箓,鱼火客

在线阅读

《捉星宿》是鱼火天空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捉星宿》精彩章节节选:太子易一时咬牙切齿,“啪”一声挥拳捶在身边青石上,惊得一旁盘在地面的金蚺都拱了拱脑袋。显是又气又急,没有了办法。而躲避玉石洞窟中正

《捉星宿》免费试读


太子易一时咬牙切齿,“啪”一声挥拳捶在身边青石上,惊得一旁盘在地面的金蚺都拱了拱脑袋。显是又气又急,没有了办法。

而躲避玉石洞窟中正偷听的田辟疆,心中是翻江倒海。而今来看,此国师和太子易看来对他是十分了解,他们在空天水榭显然也是有大阴谋!

田辟疆自被禁足空天水榭,近一年来格外“不好”。

首先是身体的“不好”……

接着他又发现他的水榭也“不好”……

他发现他之水榭总出现生机枯境,大荷花池的鱼成片成片一夜枉死,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也是一茬一茬无端枯萎,直至那白肉怪物偶然现身,依稀有了一点线索,他却毫无办法,线索被迫中断。

而一年来,他感觉只要待在水榭,则身体之生机会莫名其妙反常强大,逼得他在水榭里不得不戒饮酒水,弃荤腥食素,且以最清心绝欲的竹食为主,压制生机的反常凝聚。他是捉妖高手,对人之“生机”了解甚深,人的生机在流失与聚合里保持微妙的平衡,他断然不会去夺人生机逆天行事,可身体之生机无端旺盛必是有诡。这问题足足困扰了他一年时间而寻不出原因,虽然他隐隐知道和空天水榭出现的白肉怪物有关,但进一步深究下去,那白肉却总三番两次遁入密室之水池,消失不见。他怯于水遁,实不敢凫水斗法,鞭长莫及,无奈一次次断了线索。

今次听闻国师和太子易一番密谈。他幡然醒悟,原是他们作祟,心下又怒又惊,又觉得一切简直匪夷所思,实不知他们最终目的是什么?当下,更努力偷听他们的对话,企图揭开胸中谜团。

只听太子易道:“那现下如何是好!空天水榭的鱼火鼎已布下,我们更是千方百计寻来那星宿作引,以‘盐人’喂之,鼎沸之际,指日可待,可谓即将大功告成矣,谁曾想突生此变,不美之至!”

田辟疆听着,隐约听出一点大概,这国师和太子易二人分别控制人盐秘境和他之空天水榭。目的,只是在做一局,且做局所用之物,样样不凡,鱼火鼎、星宿、盐人,除了星宿他略知道一点是何物,其它的,他几乎一概不知,就是那‘盐人’现下他亦一知半解。因为不清楚这些重要的局中引子来历,他一时间根本无法猜出此局最终结果,但有一点他非常确定,居住空天水榭的他这质子,是此诡异之局不可或缺的“一味药”,他们口中那“鼎沸”之际,怕就是他田辟疆身陨之时了。就算不死,入了这样厉害一个局,恐也绝得善终,确是凶险之至!

他虽然胸中气血翻腾,好不恼火,却又深感侥幸,今日得以知晓其中秘辛,也算有了自救的一线生机!

国师淡然道:“太子莫急,此变非无解之难。为今之计是放出田辟疆,让他回归水榭,方不误鼎沸之机。”

田辟疆暗道:果然,自己果然是那“局”的一味必需的药。

太子易道:“此法看似简单,可操作实在不易,其一那质子田辟疆何在?其二,他闯入人盐秘境恐怕也不是偶然进入而是有的放矢,到底是什么目的?会不会发现了我们的秘密?”

国师道:“不会!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人盐秘境,但是可以肯定他绝没有发现空天水榭的秘密,他是知道空天水榭有异常,但他乃捉妖人一枚,绝不可能会捉星宿的,要知道,捉妖和捉星宿乃生人不可兼而修行之术数,一个不会捉星宿的人,又怎可能破开鱼火鼎的秘密,擒出里面的星宿呢?连其中星宿都拿不下,就不可能窥破我们这星宿之局!”

太子易道:“说的也是,他是捉妖之人,而我们这是星宿局,他根本找不到突破口窥探之……那,现下我们如何捉了他并放他出去,我们不知他藏在人盐秘境何处啊?以他的手段匿了生人体香,我们便觅不到他的踪迹了。”

国师道:“太子,老夫是这么认为的,现下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却万万不要在这人盐秘境捉他,所以当老夫知晓他昨夜染了人盐池,甚至连那小荆吒都不曾惊动,就是怕打草惊蛇,引起他戒心……”

太子易道:“国师,你就直说吧,本宫听你讲来绕得很……”

国师扬起他那妖异的脸,狭长的双眸更显狡诈了,他淡漠地望去身边江水,极深的算计道:“是这样的,老夫认为,要让田辟疆离开人盐秘境,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机会’,他昨夜污染了人盐池,必露出金身,以他的见识,应该看出来人盐秘境绝非善良之地,他昨夜匆匆遁走,不见踪迹,也显是忌惮非常,现下不到午时,他一身金光恐还没退,老夫猜想,他定百思不得其解,急匆匆寻出口欲逃走去自救,以解开一身金光之谜。故,我们只要在人盐秘境闹出一场动荡,制造个大混乱,他自会趁机浑水摸鱼溜之大吉,届时,我们目的就达到了,不日就能查出他已然潜回空天水榭中,何况,他养了三只年兽在那,只要活着出去了,无论如何也舍不下那三个妙灵兀自遁走的。”

太子易立即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国师好计谋,幸亏你有,不然本宫真想不到这样深的心机,如此一来,那质子必以为他天命过高,才逃出险境,心下定毫无戒心呀。”

国师苍白地脸一僵,摇了摇头:“不!太子听老夫一言,为保险起见,不管他没有戒心,此次等他一回空天水榭,我们无需等待了,即刻点沸鱼火鼎,那局火候已然是峰值,不必再蓄了,因为我们再经不起第二次这样的变数,此局已可‘起网’。”

太子易道:“好!好!听国师的!”他连喊两个好,脸上荡漾起得意的笑容。

国师似乎也被对方兴奋的神色带动,那妖异的脸孔似笑非笑,更显诡异了……

突的,他道:“不过太子啊,此番我们‘起网’之前还有一事要做,你说那空天水榭来了个奇人诱使盐人遁出祭了鼎,这样看,她定遁入鱼火鼎所在的地厅了,难保她不会二次进入呀……”

太子易道:“怕她做甚,反正我们即将结了这局了,她还能使出什么幺蛾子不成,就算入了那地厅,我不信她能靠近鱼火鼎。”

国师担忧地道:“话虽如此,可老夫总觉得小心点为好,所以,得想个法子害了她,才能安心哪。”

田辟疆听到这,心道一声糟糕,看样子这两恶獠要对那鱼姑娘下黑手了。只不知他们用什么手段?

当下又听太子易道:“可国师你想过没有,首先,不论你还是本宫,实不宜入水榭,二来,若大规模发动你的属下搜索水榭,这样岂非要把事情弄得太明显,一旦走漏风声,于我们之计划大大不利!”

那国师摇头道:“太子多心了,须不必这大动干戈的,那闯入之僚不是能诱‘盐人’遁出么,我们就再给她一次机会,给她弄个假盐人去,你说,她会不会再次巴巴地跟去?”

田辟疆一惊,心道:“假盐人”?那是何物?他越发觉得这国师深不可测起来……现下他才发觉,他虽是捉妖人,可不知道的,何其之多,要学习的,何其之多,想想以前自负的一些想法,顿觉十分稚气,心下愤然涌起一股斗志,等离了这人盐秘境,定要去寻师父多多学习,努力精进……

沉吟间,只听那太子易突然哈哈一声大笑,对他同伴谄媚地恭维起来:“国师,要说谋略,太子之大,本宫只服你一人,嘿!如此一来,那闯入之僚必死无疑呀,怕只怕她有些气候,垂死挣扎时弄乱了那‘好地方’。”

听到这,田辟疆眉头又是一皱,心道这二人说话怎云山雾罩的,“好地方”是说空天水榭么?细细一品,总觉得不是,难道是说“鱼火鼎”所在的地方?他想不明白,好在能继续听下去。

那国师道:“无碍,入了那,纵她有通天的本领,也断不可能走到见鱼火鼎的那步,有得有失,为今只有这样了,不害了她,始终是个变数。”

太子易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国师继续道:“水榭那边先这样,眼下太子跟我来,我们商议一番怎么在这里弄个大乱子,尽快把这人盐秘境闹起来,此事越快越好,今夜就要行动……”

田辟疆听得迷迷糊糊,心中许多谜团未解开,可眼下国师和太子易却要换地方商议了。他眼睁睁看着二獠并肩离去,嘴中念叨不止,显是计划那“放田辟疆逃走之计策”去了……随着他们离去,那盘亘青石旁巨大的金蚺也蜿蜒着舒展开身姿,露出水桶粗的巨大身体,一扭一扭跟着,一并从他视线里消失了……

霎时,他一阵惆怅,重在玉石洞窟里坐下,心事重重等待午时时刻的到来……

完本

捉星宿

时间:2019-08-04 18:03:49

状态:已完结

作者:鱼火天空

主角:符箓,鱼火客

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