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的金丝雀

老子的斯文败类许期楚骁小说(全文阅读地址) 连载中

《顾先生的金丝雀》顾先生的金丝雀免费阅读笔趣阁 小攻 顾先生的金丝雀耽美狼

时间:2021-01-11 00:06:13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 作者:李不言 主角:姜慕晚,华众

主角叫姜慕晚,华众的小说是《顾先生的金丝雀》,它的作者是李不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 时至惊蛰,春雷炸动。...

《老子的斯文败类》免费试读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

时至惊蛰,春雷炸动。

傍晚时分,一场大雨瓢泼倒下,哗啦啦的砸下来,将路旁的迎春花打的左右摇摆。

车前挡风玻璃的雨刮器忙乱的挥舞着,无声告知人们今夜的这场雨到底有多滂沱。

此时,华众集团顶楼,正在展开一场异位之争。

不日前,华众集团董事长姜老爷子夜间突发心梗被送至医院,一时间,华众股票直线下跌,集团一夜之间蒸发数亿。

姜家子女自乱阵脚,开启了一场夺嫡之争。

c市,是一座无情的金融大都市。

有人拼尽全力奔赴于它,亦有人拖着残破的身躯离开。

CBD商业区清一色的高楼大厦林立此处,挡住了天空本该有的美色,

这里有着世界级标杆建筑,亦有最是心狠手辣之人。

雨幕纷纷下,有一女子着一身黑色风衣站在路灯下,撑着一把红色雨伞,雨水啪啪的落在伞面上,敲打出阵阵声响。

倾斜的雨伞挡住了她半边脸,叫人看不真切,但仅凭这姿态,也足以看得出这女子———不是什么好惹之人。

她立于此处,似过客,亦似归人。

良久,雨伞微斜,露出那张精致的面庞,微昂着脸,缓缓的望着眼前这座大厦。

高傲的姿态,好似在审查什么似的。

这日的雨,下的太过狂妄,从傍晚时分开始一直到夜间,未曾停过。

来往车辆打着双闪从路边纷纷驶过,有出租车行驶而过,见这女子,故意降低速度,似是在等着她招手停车。

可这人啊!岿然不动。

直至许久之后,在暴雨之中,她踩着水渍转身,将这繁华的CBD商业区抛在脑后。

“老板,华众姜副总电话过来了。”

不远处,一辆黑色林肯轿车内,副驾驶的人拿着亮起的手机微微转身,见人侧眸望向窗外,久不接电话,似是好奇,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入目的,是这倾盆的暴雨。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老板,”他再唤。

后座上的人缓缓转回眸,良久,那经久平静的面庞上荡漾起一抹叫人看不透的浅笑。

08年,是徐放跟着顾江年的第三年。

今日,也是这三年中,第一次见这人笑的如此会心。

他正错愕时,只听后座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看似波澜不惊道:“旁人的家事,我们勿要多管。”

08年三月,华众集团股票大跌,国外资本家多方收购,华众副董姜临寻上c市首富顾江年祈求帮助。

恳请他伸出援手救华众于水火之中。

本是板上钉钉之事,可此时,徐放懂。

随手接起电话,及其官方客套的告知顾董正在开会,不便接电话,将姜临给打发了。

他抬眸,望了眼后座,只见这人心情极好,与窗外那阴沉的天呈现出截然相反之势。

华众集团,是家事。

既然是家事,外人怎好多管?

出租车上,女子靠在后座闭目养神,精致的面庞上带着些许疲倦,眼底的乌黑压不住。

车内,师傅开着车载新闻,就着窗外的雨声,缓缓的钻进姜慕晚的耳内。

【君华集团斥巨资在商业区修建的君华兰博七星级设计师酒店已投入试营业当中,昨日,君华集团邀请c市新闻媒体人入住酒店------------】

女主持人用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介绍酒店内部设施,光是听着,便知晓是何等的豪华。

司机听着,抬眸望了眼后座,见女子睁开眼帘,就着女主持人的声响同她搭话:“姑娘住在君华,觉得体验如何?”

“挺好,”姜慕晚这夜,恰好入住这家新开的设计师酒店。

“听说这家酒店是君华董事长亲自执笔设计,”司机说着,等红绿灯的间隙抬眸望了她一眼。

姜慕晚未言。

谁设计的,她并不感兴趣。

“c市首富设计的酒店,仅是这个噱头便足以让人心向往之。”

司机说完,见她无意搭话,讪讪的收回目光。

这夜,雨未停。

后半夜,狂风呼啸,似是在洗刷着这座不干净的城市。

酒店套房内,姜慕晚窝在窗边长榻上,眼前放着电脑,上面有一女子在做工作汇报,她夹着烟,偶尔抬起手抽一口,偶尔回应她两句。

那姿态,带着几分颓废的慵懒。

“周一开盘华众股票会抄底,”那侧,女人沙哑的嗓音响起。

这句话,似是在无声提醒她什么。

姜慕晚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缓缓移至窗外,那侧的人,隔着屏幕都能看见她指尖燃起的袅袅青烟。

她静默良久,道:“我离开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这座城市原本的面貌。”

那侧,女子哑然。

透过屏幕望着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将话语咽了回去,端起杯子缓缓喝了口水,稳了稳情绪,望着姜慕晚,话语沉稳:“倘若倾家荡产呢?”

一但华众拉到强有力的投资,跳起来反咬一口,等着她的便是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可姜慕晚如何回应的?她说:“那便倾家荡产,”

有些路,不能回头。

倾家荡产?

那便倾家荡产。

有些东西,本该就是她的。

她怎能拱手让给别人?

不能。

这世间,多的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这夜的大雨纷纷而下,下了整整一夜,而姜慕晚,在归c市的第一个夜晚,彻底失眠。

且失眠的,不止她一人。

深夜,静寂的医院长廊里响起高跟鞋的哒哒声,节奏轻缓,缓缓的踩在地上,光听此声,会让人觉得这后半夜,有人在长廊里闲庭信步溜起了弯儿。

片刻,脚步声戛然而止,停在病房门口。

病房里的人此时处于安睡状态,护士台上的人也在抽空打着瞌睡,并未发现这抹深夜出现的游魂。

啪嗒,她伸手,拧开门把进去。

惊醒了守夜的人,本是躺在看护床上的人惊醒,啪嗒一声按开了灯,警惕的望着她。

四目相对,一时无言。

老管家在这深夜见了姜慕晚,整个人处在震惊中,难以回神。

对于这个离去多年的大小姐,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打招呼。

“老张,你先出去,”深夜,病床上刚刚做完心脏手术的人开了口,话语微薄,出气比进气多。

虚弱的好似下一秒就会得道升天。

老张起身,临出去前伸手拉开了病床边的椅子,一举一动带的是豪门管家的气度,也是对这位离家许久的大小姐的尊重。

“回了,”安静的气氛被老爷子开口打断。

她抿唇,恩了声,坐在了老张拉开的那把椅子上。

“回了好,”老爷子话语虚弱。

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几分温厚。

“我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尽管多年未见,尽管此时病床上的人刚刚死里逃生,可她依然没有半分耐心去同他客气寒暄。

“有所求才会来看我这个将死之人,我若是不给呢?”这话,平铺直叙,没有惨杂其余感情半分。

“我不保证你的呼吸机可能会在下一秒罢工,”简而言之,不给、便死。

“好,”这声好,带着半分浅笑。

姜家子女众多,唯有慕晚最得他心。

那股狠劲,与他年轻时,何其相像?

得到回应,她并不想久留,来去之间,是极快的。

将起身,老爷子呼吸微微急促了半分,急忙开腔:“我有条件。”

经久未见,一坐一起之间不过三五分钟,让老人家急了。

大抵是唯恐大限将至,不想错过眼前这个机会。

话语落地,一室静谧,未曾想到老爷子会有条件,姜慕晚微微蹙起眉头,明显不悦。

寡淡的面容泛起了微微怒气、

正欲发作,只听老爷子在道:“若有一日我撒手人寰,身为姜家长孙,你得捧我骨灰,送我入陵。”

姜慕晚身为姜家大小姐,出生时,承载了整个家族的喜悦,彼时,姜家上下就她一个小辈,全家上上下下捧在手心里宠大的姑娘,她不否认年幼时自己格外喜欢姜老爷子,可也不否认,姜家人都不是东西这个事实。

听闻此言,面容上的微怒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冷哼:“您放心,祸害遗千年,保不齐,您能送我走。”

“瞎说什么胡话。”

“是不是瞎说,您比任何人都清楚不是?”

一旦她归c市的消息传出去,想弄死她的人只怕是能组成团。

她的出现,是要撼动某些人利益的。

在现如今这个凉薄的世界,谁人不是利益当道?

只怕她活的不比老爷子长久。

“她们不敢,”这是一句中气不足的话语。

“那您多活几年,要死也得等我站稳脚跟再死,不然、你的骨灰怕也只能别人捧,”她不是什么仁慈之人,长辈跟前的谦卑有礼,该有她有,但对于不该有的人,是半分也不会给的。

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可到头来,成于姜家,也败于姜家。

归功于谁?

归功于这一家老小。

这夜,姜慕晚从医院出来,屋外的雨,将将停歇。

昏黄的路灯下,偶有车辆飞驰而过,那是急于归家之人,亦或是急于逃离之人。

这夜,离开时,老爷子问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她未曾回应。

但此时,站在路灯下细细想了想。

不好。

孤身一人,怎会好?

查看全部内容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

最新更新

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顾先生的金丝雀》顾先生的金丝雀免费阅读笔趣阁 小攻 顾先生的金丝雀耽美狼